Call: 0123456789 | Email: info@example.com

小小说:父母留下的老房子


文/郑剑

【作者简介】郑剑,笔名寒冰,中学语文教师,白水县作家协会会员。喜欢在书斋中安静地读书,喜欢在阳光下自由地行走,更喜欢把自己的思考点化成芬芳的文字,分享给学生,分享给更多的读者。

【本文由作者授权发布】

老谢这几天心里很不平静。

退休之后,他常常梦到母亲,昨天晚上,他又从梦中惊醒,醒来时,他还依稀听到母亲的呼唤,“三儿,回家吃饭了。”梦中,母亲的白发在风中飘动,让他一阵阵心酸。

他想起村里的那两间老房子。那两间房子是父母留给自己的最后财产,在风雨中挺立了几十年,早已老态龙钟,墙皮脱落,房顶上长满瓦菲。村子里其它的房舍早已改头换面,雪白的瓷砖,彩色的房顶。侄子住的另外几间房子也早已翻新,红瓦白墙,甚是好看。老房子夹在这些房舍中间,像个老乞丐,极不协调。

侄子明军曾多次和他商量,买下这两间房子,然后把院落统一改建,可他总是犹豫不决。农村的庄基地不值钱,两间老房子更不值钱。况且,自从母亲去世后,他再也没在房子住过,送给侄子,也未尝不可。可是,没有了房子,村子里就再也没有他牵挂的东西了。

老谢最终没有把房子卖给侄子,侄子一气之下,也放弃另外半院庄子,新修了一院。自那之后,逢年过节,再也看不到侄子明军的影子。为这事,老伴没少埋怨他,两间老房子,给就给了,难道要留着自己住?县城的两套房子都没人住,两个孩子一个比一个跑得远,谁还回去住那破旧的老房子?

老伴说的这些,老谢何尝不知。可是,他心里总有个疙瘩解不开,那是父母的房子,是自己童年的记忆,有房子,家就还在那里,自己的根还在那里,没有房子,自己和父母最后一点联系就没有了,自己真的从家乡的土地上连根拔起了。这些,老伴怎么能懂呢?女人出嫁了,丈夫在哪,哪儿就是家。娘家,有娘便是家,无娘便不是家。岳父岳母去世,老伴的家,就是和自己打拼起来的这个家啊。老伴怎么能懂呢?

老谢决定回老家一趟,和侄子商量一下,把侄子的那半院庄子买过来,借机和侄子缓和一下关系。毕竟,自己百年之后,要埋在家乡的土地上,要进祖坟的,儿子在千里之外,并不熟悉家乡的风土人情,自己的后事还要侄子帮忙打理。

从老家回来,老谢的心情舒畅了许多,天也蓝了,地也绿了,阳光更加明媚了。老谢以侄子非常满意地价格买下那半院庄子,并把钥匙留给侄子。房子,侄子随便用。

晚上,老谢依然会梦到母亲,母亲笑吟吟地端出饺子,看着他吃,满眼都是慈祥。

(图片来自于网络)

点赞和分享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!

顾问:朱鹰、邹开歧

主编:姚小红

编辑:洪与、邹舟、杨玲、大烟

Have any Question or Comment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